当前位置:健康频道 > 疾病库 >

类鼻疽应该做哪些检查

当怀疑可能为本病时,必须进行间接血凝,补体结合,放射免疫等血清学试验,最后确诊还需要进行细菌学分离或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

一、血象

大多有贫血,急性期白细胞总数增加,以中性粒细胞增加为主。

二、病原学检查

取患者的血液,痰,脑脊液,尿,粪便,局部病灶及脓性渗出物作细菌培养或动物接种,以分离类鼻疽杆菌,未污染的临床标本可直接接种于营养琼脂或营养肉汤,37℃培养24~48h,可获纯培养阳性结果,血培养在未使用抗菌药物者,血与培养基的比例为1∶4;若已应用抗菌药物者其比例为1∶10,已污染的标本需改用选择培养基,常用麦康凯培养基的基础上按每10ml加入多黏菌素2mg,对培养所获疑似菌苔用生理盐水稀释成5000个/ml细菌左右,取0.5m1菌液注射人幼龄雄性地鼠(或体重200~250g豚鼠)腹腔,动物死亡后剖视,如见到睾丸红肿,化脓,溃烂,阴囊穿刺有白色于酪样渗出液,即为Straus反应阳性,必要时对渗出液或脓汁再作细菌培养分离,进一步证实。

三、血清学检查

对本病的诊断有较大价值,常用有以下四种方法。

1、间接血凝试验:国内外均以效价1∶40以上为诊断的临界值,但由于疫区本底较高,血凝抗体出现较晚等缺点,因而临床实用性较差,只能作为流行病学调查应用,近来将类鼻疽杆菌的外毒素连接于细胞,测其外毒素抗体作为现症感染的标志,提高此试验的临床价值。

2、补体结合试验:要求效价在1∶8以上才有诊断意义,虽然补结抗体出现较早,并可保持2年以上,其敏感性优于血凝试验,但特异性较差,交叉反应较高,实用价值不大。

3、酶联免疫试验:Dharakul在包被抗原方面作了改进,使用DNA片段分子量为30×103,19×103,作抗原和抗抗原IgG和IgM等单克隆方面的提纯,其诊断有效率为85%以下,误诊率和漏诊率均在15%,国内陈光远等对此又作了改进,采用2000bp特异抗原作间接ELISA包被抗原的研究,结果其诊断有效率提高到98%,漏诊率为3。9%,误诊率仅为1%,并认为以前后2次抗体呈4倍以上升高者为现症感染,下降者为既往感染。

4、PCR技术:采用22bp寡核苷酸引物扩增出178bp的DNA产物,可以检测到1ml全血中含10个菌的水平,其他尚有琼脂免疫扩散试验和荧光抗体技术检查等方法,目前较少应用。

四、胸部X线或CT检查

可示肺炎,肺化脓症(空洞),化脓性胸膜炎等征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