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健康频道 > 疾病库 >

老年急性白血病的治疗方法

老年急性白血病的西医治疗方法简述如下。

一、治疗

由于不同临床试验的病例选择标准不尽相同,且往往排除一般情况差和伴有明显不良预后因素的高龄患者,至今涉及老年急性白血病(尤其是老年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的国际文献较少,有关治疗策略的观点也存在不少分歧,甚至相互矛盾。然而有一个基本认识是相同的,就是老年患者是否适宜使用强烈化疗,应衡量全身状况加以酌定。有人认为对一般情况差,有重要脏器合并症,骨髓增生低下,原始细胞刚过30%和外周血严重全血细胞减少的老年患者,采用输血和抗生素等支持治疗,同样可以延长生存,而若贸然尝试强化疗,反而可能招致发生严重并发症,促成早期死亡。

1、老年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ALL)的治疗

老年ALL的常用化疗方案与年轻患者无异,惟疗效远为逊色,其总体治疗水平目前为完全缓解率(CR率)35%~58%,早期死亡率12%~50%,生存期通常≤6个月,且上述疗效10年来没有长足进步。

2、老年急性髓系白血病(acute  myeloid  leukemia,AML)的治疗

(1)诱导缓解治疗。

①常规剂量诱导缓解治疗:目前认为对一般情况良好,无重要脏器功能障碍的老年AML,常规剂量的强化疗,通常指柔红霉素(DNR)+阿糖胞苷(AraC)标准方案,应作为首选治疗。②大剂量阿糖胞苷(AraC)(HDAraC)诱导缓解治疗:HD阿糖胞苷(AraC)(2~3g/m2)单独联合柔红霉素(DNR)、米托蒽醌(MTZ)和门冬酰胺酶(L-asp)诱导治疗AML,虽然并不比常规剂量DA方案增加CR率,但对年轻患者确可延长无病生存期(DFS);对老年AML,HD阿糖胞苷(Ara-C)的CR率一般为40%左右,而有关血液学和非血液学(皮肤、消化道和CNS)毒性明显严重,早期死亡率更高,DFS和总生存期并不延长。③小剂量LD阿糖胞苷(AraC)诱导缓解治疗:最初LD阿糖胞苷(AraC)是作为一类诱导分化剂治疗AML,但由于大部分患者在接受该治疗后也出现明显骨髓抑制,现认为LD阿糖胞苷(AraC)发挥的主要还是细胞毒作用。④口服化疗诱导缓解治疗:蒽环类是AML诱导缓解的基本药物。伊达比星(Ida)是惟一可经口服给予的蒽环类药。有人认为口服伊达比星(Ida)发挥的细胞毒作用并不亚于静脉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