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健康 > 北京儿童医院 > 正文
小儿脑瘫的外在表现形式 治疗儿童脑瘫的医院哪家好(2)

总之,他们抱我回家了。回家的路,是我艰难的人生开始的路,对他们,尤其对我的妈妈,这是一条充满艰辛的路。

我长大了些,开始懂点事了,从懂事起,我就明白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别的孩子能跑能跳,能说能笑,而我,连自己的一双手都使唤不来,甚至说话的吐字发音都模糊不清。在身体上我是一个残疾儿,但在智力、情感等方面,我却和任何一个孩子一样正常,如果不跑不跳不说话,只静静地坐在那里,我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心智健全却身体残疾让我的不幸更添了分量。我渴望哪天能够站起来,和别的小朋友一样跑出去玩,我渴望能用自己的手扎起自己的小辫。但我却连吃饭连喝口水都得人喂……

从我在襁褓起,直到我长到15岁,妈妈的双手就是我的手,她给我按摩,活动我的四肢,她永远都不会放弃我能好起来的幻想;她给我穿衣,给我洗脸,帮我扎小辫;每一口饭、每一口水都要她亲自喂给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需要怎样的坚持和勇气!我们家并不富裕,我知道我的病对家里拖累太大了。

现在我能拿手机在QQ上写给你我的故事,这在别人是平常的能力,但于我而言,不夸张地说,那真是非同寻常的本领了!

感恩妈妈,感谢王主任

我没上过一天学,我的脚没踏进过校门。上学校念书对脑瘫儿来讲是不可思议的。

我长到七八岁,到了入学的年龄,我妈妈担负起我的启蒙学习任务,她一个一个地教我认字,不但教我认,还教我念教我写。

对我这样的孩子,你能想象得到,这样的教与学难度有多大!我是连话都说不清,连碗都拿不稳的,念字发音不说了,像提笔写字这样的动作,对一个脑瘫儿是多大的挑战!

很多人觉得我妈妈对我的要求太高了,像我这样的孩子,能学会基本的自理能力就不错了,识字念书学文化根本是奢望。

相关阅读

推荐医生

MORE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