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上海新冠康复者回家出门被歧视:别出来害人

5月9日,是李勇从国家会展中心方舱医院回家的第24天,他所在的村已经降级为防范区,居民们可以有序活动。

“你不要出来害人呀!”听到村口值守志愿者的话,正在散步的李勇被怒火点燃了,他忍不住回击起来。居家健康监测7天结束后,李勇就做起了村里的消杀志愿者,他自认为一直在帮人而从未害人。

几分钟争执过后,40岁的李勇在路边蹲坐下来,他憋屈得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这是他从方舱回家后第三次感受到别人对新冠康复者的“歧视”。正在伤心时有人路过,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李勇别放在心上。事情发生几天后,记者找到李勇,他解释,“为了能帮大家我一直在努力,没想到我在他们的眼里是个危险人物,是个怪物。”

上海本轮疫情感染者累计已超过60万。本文的几位受访者身处上海不同区域。康复后离开方舱,有人回家和邻居爆发了线上冲突,有人因为合租只能暂住在酒店而不能回家,有人不解地发问“方舱回来怎么成仇人了?”有人因为不能参与社区核酸筛查没有核酸阴性证明,就医受阻……

方舱归来,病毒在他们的身体上可能已经消失,但有一些东西却在心里留下了痕迹。随着城市开始复工复产,他们不知接下来的生活会遭遇哪些规则,更担心“新冠康复者”这个标签所带来的诸多“不确定”。

阴邻、阳邻

4月27日,在方舱待了14天后,陈铭终于回家了。到家那天,她洗了三回澡。回家的第一晚,陈铭做了许多噩梦,梦里都是女儿被带走隔离的场景。

1234...全文 10 下一页
以上内容仅中华网独家使用,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为你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