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健康 > 北京天使儿童医院 > 正文
治疗小儿脑瘫科儿童医院排名 哪家医院治疗小儿脑瘫好

北京小儿脑瘫科医院

2014年孩子降生,对父母来说,应该是件幸福的事。可对于四川山区的段某夫妇来说,却是另一种苦衷,因为他们的孩子小军因为难产,患上了脑瘫。尽管如此,这个贫困农家还是多年精心抚养着这个脑瘫儿,照顾这个孩子,尤其是对于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有诸多的辛酸和苦辣。

为了救治孩子,全家四处求医,甚至连一些迷信的“土方法”都尝试过。可孩子的病终究没有改善,没有好转。

孩子一天天长大,段某夫妇必须时时照顾小军和小军的弟弟及年迈的父母亲也需要照顾(2016年底患有老人痴呆症的老父亲去世了),因此段某夫妇一直在家里不能外出打工赚钱,只能在家里务农,做些零工来维持生计。家里一贫如洗,没有积蓄,更是借遍所有亲戚好友,如今已欠下累累外债。这样偏远山区的农村脑瘫家庭,面临着卫生、出行、康复训练等更多的困难。而且,交通不便,消息的相对闭塞,使得大多数人对他们的境遇不甚了解。小军的病也一直没得到更好的治疗了,从小到大,夫妇俩去做农活的时候只能把小军反锁在家里。

小军的母亲在讲到这些年的辛酸时,小军一直在一旁安静的坐着,依偎在父亲的身边,似乎他有所明白,明白父母尝尽其中的酸甜苦辣。

北京哪家儿童医院治疗小儿脑瘫好

我是小崔,今年7岁,生在一个普通、贫困的农民家庭,出生时由于难产而大脑缺氧导致了我后天性脑瘫,也许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当时的医疗科技水平还不很高吧,如果我活在剖腹产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也许我的命运就会有很大改观了。一岁半时,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儿都会走了,我却连站都不会站,当时爸妈误以为我走路慢,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可悲的是,到头来钱花光了,家里也到了一贫如洗的地步,可是病却没有治好,后只有一条路了——回家,“天无绝人之路”那句近似安慰的话语对那时的我们是那么苍白无力……到了4岁左右,爸爸就手把手教我站立、走路,那时的我确实吃了不少苦头,经常一站起来就重重地摔在地上,已有记忆的我总是抹着鼻涕“求”爸爸:“爸爸,不练了吧,学不会啊……”。

爸爸总是一边责备我一边悉心教导我,那时我的意识里隐约有句话“在哪跌倒的在哪爬起来”,这样我总是在摔倒爬起再摔倒中练习那一套常人看来很简单的一系列动作,穿上一件干净的衣服不到一天就尘迹斑斑了,身上的伤痕也新旧不断交替着,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在街上尽情的玩闹,我只能呆呆地站在旁边看着,对一片玩心的童年时代的小孩子来说这是多么残酷无情的事情啊,我只知道因为没人和我玩儿而哭闹……

我的不幸之处不仅于此,由于脑缺氧我的口手也很不便利。现在病情更加恶化,口水总是不由自主地流出来,穿上的衣服不几天几乎就湿透了,出门在外吃饭我也就自觉地自己单独用一个碗,6岁时,和我相仿大的儿童都上学了,我吵着闹着要爸爸妈妈也送我上学,可是一到学校,老师就说不收这样的残疾学生,说我行动不能自理,那时候我伤心极了,真的很埋怨命运的不公,难道竟不给我这样一个常人看做理所当然的机会吗?我回家后就朝着爸妈哭,可那时就没想想他们的心情肯定也很差啊,孩子的痛苦在父母那里总是加倍的,万般无奈下我在家又待了一年。

正是有你们的存在才使我们国家、人民和那么多贫苦的人虽度尽劫波却仍怀揣生活的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珍惜各位的帮助,勤于自勉、努力学习,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回报社会、回报那些像我这样亟需帮助的人。

相关阅读

推荐医生

查看更多>>